书画家【齐燕】作品欣赏

2021-4-6 09:08| 风云吧| 查看: 2230| 评论: 0

齐燕,笔名LIVA(丽娃),斋号:枫林洞北京人,1952年生于保定,北京湖社画会会员,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,中国老子书画院常务理事,北京石齐画院画家,齐燕受家庭艺术氛围熏陶,研习诗词和绘画,后在李可染画院、石 ...

齐燕

齐燕,笔名LIVA(丽娃),斋号:枫林洞

北京人,1952年生于保定

北京湖社画会会员

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

中国老子书画院常务理事

北京石齐画院画家

齐燕受家庭艺术氛围熏陶,研习诗词和绘画,后在李可染画院、石齐画院研修。师承中国画院著名画家李魁正、石齐、李苦禅弟子徐东鹏、大风堂再传人梁燕生等。其作品在蕴含东方古典文化意韵的同时,也兼具现代艺术的开张、拓展、大气、奔放,尤其是意境的飙升。

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文化交流活动。亦有多幅作品被湖社画会、北京市海淀老龄大学、广东潮州佛教寺庙、美国洛杉矶华人文化团体和个人收藏。

齐燕艺术作品欣赏

门外画谭

——读齐燕的现代重彩画

文/郭启宏

三十多年前,她还是个女孩子,喜欢画画;再相逢,她成了画家,烘云托月,一室烟霞。在尺二宽的画轴面前,我是个门外汉,忽然想起升堂入室的成语。《论语》有云:“门人不敬子路,子曰:‘由也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’”扬雄《法言》云:“如孔氏之门用赋也,则贾谊升堂,相如入室矣。”韩愈《答李翊书》谦逊地自称,“望孔子之门墙而不入于其宫者”。鲁迅作《门外文谈》,谑称屋子里热,门外有些儿海风,大概也含有韩愈的微言大义。韩文公、鲁迅翁尚且如是,我辈乍着胆子、腆着脸子也不敢冒充门内人,呵!再者说,门自种种,有大门有二门,入了大门内,犹在二门外,司马相如逾越之门贾谊就没有迈过去,门槛重重,也便有了槛内槛外之分,登堂入室之别。闲话休说,便是门外汉,天赋读书权,也可以读画,比如眼面前这六幅现代重彩画。

大概不是刻意的排列,仿佛分成三种组合。

《蓝瓶花》和《忧思》是一组,似乎表达了画家对生命的感悟。前一幅瓶非靛青,略似淡蓝,花非素白,犹如浅绿,色调的模糊给人以超乎单纯的感觉,画家之神思优游于具象与抽象之间,瓶非瓶,花非花,莫问何瓶,不知何花,只觉得墨色清浅处呈现生机,腕底沉稳处脱尽繁华,在一片空寂里涵盖着诗的含蓄、禅的妙谛。后一幅据作者称,那是她双亲逝世前的那年春月,她在家里侍奉双亲,无心作画,期月间只断断续续作了这幅后来命名为“忧思”的作品,这幅作品从构图、着色以及泼洒的手法,不自觉地营造出一派忧伤的氛围,满纸花萼纷披,杂然错落,瓶不拘花,花自迸瓶,光斑未泯,泪滴欲飞,色调的运用一如前幅,浅淡而不平薄,润湿而不漫漶,整体看来,不是静态的相对平衡,也不是动态的瞬间定格,更像是舞台上的亮相,动作性的语言承接前功引发后续,还蕴含着丰富的潜台词,此画可贵之处在于既表现了生命的忧伤,又表现了生命的超越。

 

与“瓶花”意趣不同,两幅《百合花》又是一组,是工笔重彩。画家自谓,本来是写生的作品,她喜欢百合花。我依国人的思维惯性,百合乃百事合心,百年和合,似乎全球皆然,西方尤多传说,诸如百合是夏娃的眼泪、朱诺的乳汁,德国人认可圣女爱丽丝的化身,天主教当作圣母玛利亚的象征,只有日本人视为不祥,花语是斩头,教我想起李璟的荷花诗,“孙武已斩吴宫女,琉璃池上佳人头”。任我旁征博引,她只浅浅一笑,“百合有云裳仙子之称,高雅纯洁,傲然开放,凌驾于世俗之上,又是充满回忆的花,沉默的守望,淡泊的永恒。”我一再端详红白两幅百合花,居然幻化出钤拓印章,红若阳文,白若阴文。这两幅画,中心物象均为工笔,以线条勾写花叶,着色在浓淡之间,底色却用重彩,背景处理用厚重的颜料以写意的笔触完成,挥洒之间流溢气韵,仿佛春在律动。

我最感兴趣的是《仙游》和《莲池春满》。《仙游》堪称神来之笔!仙,指认神仙鱼;游,更有出世思。我喜欢美籍华裔青年诗人海伦所配新诗——“就这样/静静地陪着你游玩/看繁华落寞交舞蹁跹/任春秋分冬夏至/山无陵江水竭/管他遇合兜转……”《仙游》在笔墨色块的运用上相当自如,现实的影子与虚构的幻想交相辉映,现时性与假定性融为一体,自然而然地营建且升华为一个人性的曼妙的境界,什么伊甸园、桃花源,何如现实与虚构的契合点上浪漫的“仙游”!这幅画标示着画家的成熟,它用重彩宣告,创造一方天地比描绘一方天地更重要。《莲池春满》据说是作者一次畅游台湾途中所见,她站在莲池边久久不肯离去,忽然心血来潮,急急画下草图,回到北京后便画出来这幅画。还是海伦配得好诗——“一如睡梦中的莲/此刻正静置眼前/我伸出手/想要抚触你娇羞的面容/又怕瞬间/幻化了你原有的恬然……”恬然,这词用得准确。在与画家交往中,我时常疑惑,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么?天真烂漫、旁枝斜出如何变成优雅大方、给取淡然,一如此画?君不见一池秋水,翠玉斑斓,似乎告别了水墨与淡彩的组合,而凸显了色块的绚丽多姿,相互接续的红花绿叶,亭亭兮,田田兮,看似无序,实则有致,朦胧中含几分抽象意味。人间果有如斯景色,则摄影不及此画之通灵;若无如斯景色,便只有感谢丹青妙手的施予了。

 

现代重彩画在国画家族里是个新画种,始于上世纪70年代。有专家阐释,现代重彩画是对敦煌壁画及传统工笔重彩的继承与出新,它实现了对中国传统材料技法与西方材料技法的合壁与发展,又是对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的合壁与发展,它跳出了“唯笔墨”的羁绊,拓展了中国绘画的表现领域;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中国现代重彩画终于实现了中国绘画在世界艺术之林的一席之地。齐燕自幼学画,研习重彩至今也有十余年了。我们的交谈每每环绕着创新的话题,笔墨当随时代,无论文学还是绘画。她很推崇徐悲鸿先生的主张,“法之佳者守之,重绝者继之,不佳者改之,未足者增之,西方绘画之可采融之。”她的作品也被发表,被收藏,数量不多,得之者十分欣喜,圈子内颇有名气,她却厌闻烟火,无意炒作,在社会上似乎属于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一族,我很为她惋惜,何时及得董庭兰,“天下谁人不识君”!

承蒙《韩江》名刊抬举,令槛外人妄评齐氏画,汗颜之际蓦然想起董仲舒《春秋繁露》“《诗》无达诂”的经学命题,若转换成现代语,可以叫做文学鉴赏的多元化解读。王夫之曰:“作者用一致之思,读者各以其情而自得。”(《姜斋诗话》)谭献云:“作者之用心未必然,而读者之用心何必不然。”(《复堂词叙录》)于诗如此,于画亦然,在色墨冲撞与色墨互动之中,那混沌未明之象,含蓄不尽之思,怕是只有借助联想方能体味。有道是形象大于思想,艺术欣赏不是被动接受,而是主动创造,西方人标举审美主体的差异性,有一句熟语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意大利美学家墨尔加利更为读者的诠释提供了一个词汇——创造性的背离。我以此为槛外人辩解,盖因“无达诂”,我敢于品评齐氏的现代重彩画,混充“一家之言”,当然,我也以此移樽就教于画家与广大读者。

郭启宏:中国著名剧作家;北京人艺一级编剧

原北京文联副主席;北京剧协主席 

《彩荷塘》

《彩墨荷》

《独》

《方塘半亩清香》

《荷趣》

《荷塘秋色》

《荷之趣》

《红荷》

《泥根玉雪》

《勿忘淤泥》

《月下荷》

《瓶花》

参展及媒体报道

举办个展

2016年07月在广东潮州饶平力诚国际酒店举行个人画展

2017年06月在美国洛杉矶举办《齐燕画展》

部分群展

2009年参加京闽粤三地书画交流活动作品被潮州雷音寺收藏

2013年作品《仙游》参加海峡两岸老年大学文化交流展

2016年12月作品《蓝瓶花》《灿烂郁金香》参加中国传统文化澳门行展览

2018年09月作品《日下》《忧思》《向阳》《初绽》参加北京第20届艺术博览会展览

2019年08月作品《和声》参加北京世园会石齐画院展览

2017年06月在美国洛杉矶举办《齐燕画展》

1人已支持

刚支持过的网友 (1 人)

书画家之家:做有价值的~文化传承者 © 书画家之家 www.shuhuajia.me网站备案信息:鲁ICP备17003537号-1D2016 网站QQ客服:909369922√ 470323721√